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九章 姜子牙的美好生活

我的书架

第九章 姜子牙的美好生活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季考接了任务,又看了看附近的几个渔夫,计上心来。
见姜子牙又开始钓鱼了,便又给他送了一条鱼上钩。
“老先生,快看,又有鱼上钩了,今日真是好日子,老先生机缘不断啊。”季考大声喊道。
姜子牙撇了撇嘴,心道,真是怪事,今天啥日子,莫非真是运气来了?
想到这,姜子牙掐指算了算,算出了灵台今日完工,姬昌亲自住持祭祀大典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姜子牙微微一笑,暗自道,然后就闭上了眼睛。
老小子想玩入梦是吧,我就再送条鱼给你。
“老先生,老先生,快,又有鱼上钩了。”季考突然大喊道。
姜子牙的嫁梦术刚施到一半,就被季考打断了,姜子牙一气之下,将钓上来的三条鱼全都扔回了磻溪。
这下子,附近的几个渔夫都围了上来。
“我说你这老头看上去仙风道骨的,原来是个棒槌,不懂钓鱼在这装什么啊?”
“就是,不知道咬过钩的鱼不能再放回去吗?”
“你这老头是不是故意来捣蛋的?鱼钓上来又放回去,脑子被驴踢了吗?”
姜子牙没想到把鱼扔回去,竟然会让这些渔夫有这么大反应,一时有些懵逼了。
“你们这些愚民,跟你们说不明白。”姜子牙并不善言辞。
“我们渔民怎么了?我们本来就是渔民,你不是渔民你来钓什么鱼啊?”
“我看这老小子纯粹就是来捣蛋的,把他赶走。”
渔夫们吵吵嚷嚷的,有的扔了他的鱼篓,有的撅了他的钓竿。
姜子牙一张老脸气成了猪肝色,既说不明白,又不能动手,只得在渔夫们的笑骂声中落荒而逃。
不过姜子牙虽然跑了,却没忘记自己的使命,寻了一处僻静的山壁下,盘膝而坐,又施起了嫁梦术。
季考尾随而来,看到姜子牙入梦的样子不由撇了撇嘴,这老头还真是锲而不舍啊。
季考施了个隐身术,悄悄来到姜子牙身边,举起本源碑就拍了下去。
姜子牙一声闷哼,就晕了过去。
季考没打算杀了姜子牙,这老实人相对来说还好对付一些,万一打死了姜子牙,元始天尊一定还会派个更厉害的出来。
过了许久,姜子牙醒了过来,觉得脑袋生疼,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自己用嫁梦术让姬昌做了个梦。
第二天,姜子牙又继续去磻溪边钓鱼了,不过他这次明白了咬过钩的鱼,不能扔回水里的道理。
季考找到妲己,向她询问起灵台祭祀那天的情况,得知姬昌并没有提到做梦的事,灵台祭祀结束的第二天便返回西岐城了。
“叮咚,宿主成功破坏姜子牙的谋划,奖励炼器鼎到账,作用:仿制法宝。”
仿制法宝?这个厉害了,记得有个叫云中子的仿制达人,曾经仿制了不少的法宝,虽然不如原版的,但是威力也还能用。
季考告诉妲己,每天让姜子牙钓上三条鱼,直到哪天他主动离开为止。
接下来的日子,姜子牙每天都有三条鱼入账,吃又吃不完,扔又不能扔,他又怕错过了姬昌而不敢不去钓鱼。
于是每隔一段时间,姜子牙就推了个小车去西岐城里卖鱼。
还别说,姜子牙的鱼一上市就一抢而空,这让姜子牙有钱在磻溪附近搭了一间木屋出来。
这日,来了个妇人找到姜子牙,求他救命。
原来这妇人正是武吉的老娘,散宜生收到举报,说是武吉没死,便派人抓了武吉,还判了个斩刑,理由是失手杀人却故意逃匿不自首,被改判为故意杀人。
妇人要姜子牙想办法救她儿子,否则就要举报姜子牙用妖术蛊惑武吉逃匿。
姜子牙被逼无奈之下,便使用法术救出了武吉,还收了武吉做徒弟。
散宜生接到武吉越狱的报告,便禀告了姬昌。
姬昌推演一卦后知道了是有高人救走了武吉,随即下令在西岐城内贴出了通缉令。
同时跟武吉熟悉的一应人等都被官府传唤问话,终于问出来武吉新拜了一个师父,正是这个师父救走了武吉。
姬昌大怒,下令禁止在西岐境内使用法术,一经发现立刻搜捕。
姜子牙得知情况后后悔不已,再也不敢轻易使用法术,甚至于连算卦问卜之类的事也不敢再做,每日除了钓鱼就是卖鱼。
而武吉虽然拜了姜子牙为师,可是姜子牙怕暴露自己会法术,愣是啥也没教,给了武吉母子一些钱,打发他们离开了西岐境内。
尽管如此,姜子牙依旧每天尽心尽责的钓鱼卖鱼,元始天尊让他钓鱼,他也不敢养鸡不是?
“叮咚,西岐对姜子牙产生厌恶,奖励九转金丹一枚。”
真是缺什么来什么啊,季考现在的金仙修为要想再提升,就只能依靠九转金丹,一点点修炼,那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。
封神量劫早晚都要开启,季考只能尽量想办法拖延,最起码得拥有大罗金仙的修为才有一点自保的能力,虽然面对圣人的时候还是渣渣。
妲己传信报告了姜子牙的情况,季考听着不禁大笑起来,这姜子牙的钓鱼生活看来还真是丰富多彩。
两年平安的过去了,广成子和赤精子还没来朝歌,妲己等三人也达到了金仙的修为,季考在依靠九转金丹的情况下,修为达到了金仙顶级,离大罗金仙只差一步一遥。
遍布朝歌和四镇诸侯的情报网也建立了起来,依靠金丹网罗了一批不属于任何派系的能人异士来搜集消息。
这日接到西岐的消息,姬昌病危,要季考迅速返回。
季考立刻带着妲己三女返回了西岐。
姬昌在弥留之际拉着季考的手说道,“我儿在朝歌位极人臣,这两年治理的国泰民安,你做的很好,西岐交给你我很放心,妲己是冀王苏护之女,纣王无道,非她之过,你若是愿意的话便立她为妃吧。”
姬昌死了,季考顺理成章的继承了西王的爵位,根据姬昌的遗嘱,把妲己立为了王妃,又把胡喜媚和玉馨分别封为夫人。
季考觉得她们三个还是放在身边保险,毕竟她们手中现在掌握了整个大商的情报网。
就在季考以为这下终于没了周武王的时候,在昆仑山的玉虚宫中,元始天尊却正在大发雷霆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