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十三章 都是影帝级的表演

我的书架

第十三章 都是影帝级的表演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数日后早朝,姜子牙奏报说是已经完成选址工作,准备将忠烈台修建在朝歌城外的古灵山。
季考当即同意了,但是又说为了彰显朝廷的郑重,要进行一个开工奠基仪式,让姜子牙选好日子并做好准备。
奠基仪式当天,根据姜子牙丈量好的方位,季考亲自在八个方位埋下了玉石,并且请殷郊象征性的下了一铲子,这就表示开工了。
“子牙啊,这忠烈台可是朝廷大事,可千万马虎不得,务要尽心尽力,所以呢,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全力做好这件事,早朝你也可以不用上了,直到忠烈台顺利完工,朝廷上下可都看着你呢。”季考拉着姜子牙的手,嘤嘤叮嘱道。
“请丞相放心,臣定当尽心竭力,建好忠烈台。”姜子牙这时候显得意气风发,神采奕奕,要知道今天的主角可是他啊,活了八十多岁第一次这么风光过。
“好,子牙办事我放心,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本相啊。”季考笑眯眯的说道。
旁边的崇侯虎不禁咧了咧嘴,这话怎么听的这么耳熟啊?
回到相府,季考把胡喜媚找了来,“城中宋异人庄上有一女子,叫做马氏,原是姜子牙夫人,你设法把姜子牙当了国师,并且接了忠烈台工程的事透露给她,一定要装作无意中透露的,知道了吗?”
胡喜媚原本就是九头雉鸡精,季考这么一说,她立刻心领神会,笑道,“原来大王还会玩这手啊?”
季考朝她挤了挤眼睛,笑道,“快去。”
不几日,朝臣之间就开始传出姜子牙家有母老虎上门的故事来,这成了最近一段时间朝臣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了。
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,这日早朝姜子牙出班有本要奏。
“本相不是免了国师施工期间的早朝了吗?怎么还来?”季考问道。
“启禀大王、丞相,臣要参北王崇侯虎以次充好,故意拖延忠烈台修建之罪。”姜子牙道。
季考一听,暗自笑道,这崇侯虎果然会做事。
“国师,北王可是四方诸侯王之一,你若无真凭实据,胡乱攀诬,那可是死罪,你可想清楚了?”季考端着架子说道。
“丞相若是不信,我们现在就去鹿台拆除现场查看,从鹿台拆下并运到忠烈台现场的都是不能使用的废料,北王分明就是野蛮施工。”姜子牙大声道。
季考转身对殷郊说道,“大王可要一同前往查看?”
“有丞相和诸位大臣在,孤很放心,孤就不去了。”说着殷郊便回了后宫。
季考看着殷郊的背影不由眯了眯眼,暗自点了点头。
众人来到鹿台拆除的施工现场,这里正干的热火朝天,崇侯虎正撸着袖子在现场大声的吆喝着,见到季考和众臣到来,急忙跑了过来。
“见过丞相、文王、武王,众位大臣怎么都来了?”崇侯虎上前行礼道。
众人看着崇侯虎满脸的泥灰和汗水,私下里交头接耳起来。
“想不到北王竟然亲临一线指挥,我等自愧不如啊。”
“是啊,是啊,北王如此勤于王事,忠心可嘉啊。”
听着众臣的议论,季考微微一笑,“北王辛苦了,这些事交给手下去做就行了,何苦要亲力亲为,你看看弄得灰头土脸的,哪还有诸侯王的体面啊?”
崇侯虎抹了一把脸道,“臣这个诸侯王是大王所封,勤于王事就是臣的体面,臣辛苦一些事小,但若是因臣不尽心而耽误了忠烈台的修建,将来如何面对九泉之下那些忠臣烈士的英灵啊。”
季考心里真是佩服崇侯虎的演技,差点要颁个小金人给他,干咳了两声对闻仲说道,“文王,我实在说不出口,还是你来说吧。”
闻仲憋了一眼姜子牙,面无表情道,“国师参奏你野蛮施工,以次充好,送去忠烈台工地的石料都是碎石,耽误了忠烈台的工期,你有何解释?”
崇侯虎闻言大怒,“我崇侯虎好歹也是堂堂诸侯王,况且我与国师素无瓜葛,为何要陷害于他?诸位大臣若是不信,新拆下来的石料就堆在那里,自可随意查验。”
众臣纷纷上前查看,见那些石料都切割的整整齐齐,连个明显的裂缝都没有,分明都是好料。
这时众人都看向季考,朝臣们都在等着看季考的态度来确定自己说啥。
结果这次季考偏偏不表态,“诸位大臣,该听的都听了,该看的都看了,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。”
闻仲是个老狐狸,一听就明白季考想干啥了,所以他也不先说话。
黄飞虎见那两人不说话,他更不会说话。
众臣看三位辅政大臣都不说话,一个个都左看右看的等着看谁第一个开口。
季考看着众臣的样子,轻蔑的笑了笑,对黄飞虎说道,“武王,你来点个名吧,我看谁敢不说话。”
黄飞虎轻叹一声,还是没躲掉啊,便开始挨个点名。
于是众臣中自然就有替崇侯虎说话的,也有替姜子牙说话的。
季考根本就不需要看众臣的态度,他只是想看有谁会替姜子牙说话,暗暗的将这些大臣都记了下来。
看众臣都说完了,季考开始说话了,“拆下的石料都看到了,没有问题,本相也相信国师不会胡乱攀诬,两边都没有问题,那这问题一定就出在中途运输上,是谁负责运输的?”
旁边出来一个小官,慌忙跪在季考面前,“臣武吉负责石料的运输。”
武吉?好嘛,过了这么多年你们师徒俩又混一块儿去了,这大势还真是难改。
“你说说看这运输是怎么回事?”季考对武吉说道。
武吉紧张的说道,“这些石料都是运输途中碎裂的。”
“运输路线和车辆有没有换过?”季考又问道。
“没有。”武吉说道。
季考脸色一变,怒道,“石料在运输途中发生碎裂,这说明要么是车辆问题,要么是路况问题,你竟然不知道换车或者换路,分明是玩忽职守,来人啊,给我斩了。”
“丞相饶命啊,我师父是国师。”武吉大叫道。
几个武士一听,停住了没敢动手。
武吉趁武士们愣神的当口,念动咒语想要土遁逃走。
季考早看出端倪,暗自使了个点地成钢的法术,然后抄起板砖,照着武吉天灵就拍了下去,当场就把武吉给拍死了。
“你们几个,执行力太差,各去领二十军棍,以儆效尤,下次再犯,定斩不赦。”季考指着那几个迟疑的武士道。
“谢丞相不杀之恩。”说完那几个武士就被带走了。
“叮咚,打死武吉,延缓封神进度,奖励符文五十枚。”
系统奖励又到了一笔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