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十四章 神仙也缺钱

我的书架

第十四章 神仙也缺钱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武吉死了,这事儿还没完,季考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迹,继续说道。
“鹿台拆迁工地所有军民,一年来兢兢业业,恪尽职守,忠于王事,特许停工一日,赐酒食犒赏全体。”
“北王崇侯虎,身先士卒,忠心可嘉,本应奖赏,然工程尚未结束,待完工后一并奖赏,今日本相私人宴请,以示感谢。”
“押运官武吉,原是西岐逃犯,随与本相无涉,但本相忝为西王,当负总管之责,故本相罚俸半年,以示百官。”
“国师姜子牙,查证不实,任用逃犯,攀诬诸侯王,延误忠烈台工期,本应斩首,念其忠心为国,乃无心之失,故免去死罪,留职停薪,以观后效。”
如果说先前拍死武吉,使众臣对季考畏惧,当这一系列的处理决定出来的时候,众臣对季考只剩下了敬畏之心。
便是闻仲也对季考赞叹不已,这个结果是季考不曾想到的。
话说这石料怎么每次运输的时候都会碎裂,其实是崇侯虎隔夜把这些石料在酸液中浸泡,外表上看不出什么,而实际上已经变脆了。
姜子牙又偏偏选址在山上,经过这一颠簸,哪有不碎的。
当然崇侯虎为了防止怀疑,是把好坏石料掺杂在一起的。谁知道姜子牙为了防止崇侯虎捣鬼,特意让武吉负责运输,这直接就把武吉给坑死了。
要说这主意谁出的,那自然是季考派人无意中透露给崇侯虎的了。
经过这么一出,姜子牙后院还起火了。
季考给他整了个留职停薪,这没了收入,他老婆马氏在家吃啥。
堂堂国师出去找人借钱,说出去人家只当他是在说笑。
要说姜子牙之前的俸禄怎么会没有积蓄呢?这就得问他老婆马氏了。
自打知道姜子牙当上了国师,还承接了大工程,就软磨硬泡的跟姜子牙又复了婚。
遇到左邻右舍的,七大姑八大姨的,逢人就吹自己是国师夫人。
带着一帮老姐妹,今天买胭脂水粉,明天买金钗玉镯,后天买绫罗绸缎,早把姜子牙那点俸禄给祸祸完了。
要不是季考早知道马氏是这德行,哪会让胡喜媚去搞这么一出啊。
这还不算啥,还有更要命的事情来了。
鹿台已经全部拆完,忠烈台还只完成了一半,石料没了。
要想接着造,那就得开采石料,要开采石料就得招募采石工,要招募采石工就得付工钱,可是姜子牙没钱。
不是说姜子牙会五鬼搬运吗?季考早就料到这一点,早早的让妲己把姜子牙留在岐山的五鬼给抓走了。
原本姜子牙在西岐磻溪还挣了一套宅子,可等他回去想变卖宅子的时候才知道,那套宅子已经被西岐的官府当成无主产业给收走了。
现在钱也没了,鬼也没了,弄了个半截的忠烈台。
哦不,对姜子牙来说那是封神台,弄了个半截的封神台在那,上不上,下不下的,姜子牙是欲哭无泪。
你要问神仙们不是可以点石成金吗?这要行的话,那还不如直接用法术变一座封神台出来更省事。
量劫是天道意志,想用法术蒙混过关那是嫌自己死的太慢,性命攸关的事情谁也不敢赌不是?
姜子牙到处借钱的事季考知道,封神台停工的事他也知道,他看着差不多了,便把玉馨找了来。
“你到朝歌城里开个当铺,不收金银玉器,专收稀奇古怪的东西,你只要判断出是法宝就收下来,赎回的利息翻倍。”
玉馨不明所以道,“收法宝?谁会来当这东西啊?”
季考神秘一笑道,“你要想找姜子牙报仇就按我说的去做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于是玉馨的当铺大张旗鼓的开了出来,而胡喜媚恰好把这消息泄露给了马氏知道,于是便缠着姜子牙用法宝来抵押。
姜子牙哪来什么法宝,无奈之下在早朝的时候提了出来,请求朝廷拨款开采石料。
“姜子牙,你是不是来耍本相玩的?”季考语气不善道,“当初本相将这工程交给北王来做,是你主动揽过去,现在一年多过去了,你又来要钱?这活你还能不能做了?不能做的话本相就还是交给北王来做算了,本相相信北王一定能尽快完工。”
姜子牙好不容易得到这个偷梁换柱的机会建造封神台,哪敢把这活交给别人,这要让元始天尊知道了非拍死他不可。
结果姜子牙支吾了半天,就是不肯交出工程。
“既然国师不愿假手于他人,本相也相信国师定有办法尽快完工,这样吧,等你完工之日,朝廷定会论功行赏的。”季考给姜子牙抛出了个空头支票。
姜子牙咬了咬牙道,“臣定不负大王和丞相期望。”
一个月后,忠烈台竟奇迹般的复工了,季考听说后马上找来了玉馨。
“当铺生意如何?”季考搂着玉馨问道。
玉馨拿出了一个清单,“这是这一个月来,姜子牙在我这里典当物品的清单。”
季考拿过来一看,高兴的抱着玉馨就亲了两口,要不是玉馨坐在他腿上,差点就跳起来。
只见那清单上写着:番天印、落魂钟、清净琉璃瓶、阴阳镜、八卦紫绶仙衣、五火七禽扇、九龙神火罩、照妖镜、捆仙绳……
我去,这是把阐教弟子的大杀器都弄来了啊。
“你把这些东西都弄进府里来,我给他复制一套出来。”季考马上就想到了偷梁换柱。
“另外你当了多少钱给姜子牙的?”季考又问道。
“刚刚够忠烈台完工。”玉馨说道。
季考听完,眯着眼睛,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。
第二日,朝廷为了保障百姓的基本生活,颁布了一项法令,规定了最低工资标准,任何人不得违抗。
同时为了提倡节俭朴素之风,又下令加收奢侈品消费税。
这样一来,带来了一个影响,百姓手中的铜钱虽然增加了,随之而来的便是朝歌的物价开始飞涨。
季考为了防止大臣们有意见,又提高了官员的俸禄标准。
朝歌除了是商朝的都城外,还是天下最大的贸易都市,各诸侯国的出口物产都会拿到朝歌进行交易,但是由于朝歌的物价飞涨,导致各国的铜钱总量竟然不够了。
负责财政的皇叔箕子为此专门上了一道奏章,让季考陷入了沉思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