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十八章 道友请留步

我的书架

第十八章 道友请留步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“小子,你快交出打神鞭的藏宝图,否则的话,今天别想活着离开这里。”
某处山林中,两个妖怪在对峙。
“你脑袋被驴踢了吧,等我找到打神鞭这天下都是我的,你觉得我会给你?”
说着两个妖怪就打了起来。
就在二妖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斜刺里突然杀出一个道人。
突袭之下,二妖不及提防,被那道人一击而灭。
道人在妖怪的尸体上一阵摸索,找到了一卷写着打神鞭字样的竹简,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却看不懂是什么意思,便将竹简往怀里一揣,快速的离开了。
“邓华,你说这是打神鞭的藏宝图?”玉虚宫内,元始天尊坐在莲台上问道。
“回师尊,弟子听那两名争斗的妖怪是这么说的,弟子愚钝,看不懂上面的内容,只是看到有打神鞭字样在上面。”邓华恭敬的说道。
“你下去吧,去把申公豹找来。”元始天尊说道。
邓华出去了不一会了,申公豹来到元始天尊面前。
元始天尊将那卷竹简交给了申公豹,“这是关于打神鞭的线索,你负责跟进一下。”
申公豹恭敬的接过竹简,展开一看。
我去,什么藏宝图啊,这不就是个典当凭证嘛,申公豹心里想着,嘴上却道,“谨遵师尊法旨,弟子定会全力跟进的。”
话说元始天尊明知申公豹心术不正,为啥还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。
因为元始天尊不食人间烟火,怎么会知道凡间的典当是怎么回事?
他的弟子中也就姜子牙和申公豹二人,有在江湖上行走的经验。
你说干嘛不交给三代弟子去做?对不起,他要真这么做了,那他那些金仙弟子的脸往哪搁啊。
申公豹一路腾云驾雾来到朝歌,找到了玉馨的当铺,却发现这里早就被官府查封了,已经人去楼空,便又潜入官府档案室查找相关文书。
这一查不打紧,却翻出了一堆典当法宝的凭据,上面都有姜子牙的签字画押。
好你个姜子牙,这事你也敢干,申公豹暗道。
再仔细比对档案目录,什么番天印、落魂钟之类的一个不少,唯独缺了打神鞭的凭据。
联想到江湖上流传的打神鞭传言,申公豹相信这是妖怪们得了信息而盗走了打神鞭的典当凭据。
申公豹将那些法宝典当凭据和档案目录,一股脑的全都卷走了。
季考得到了报告,说有一个歪着脑袋的道人从姜子牙府上离开,看起来还是很生气的样子。
歪着脑袋?季考马上想到了是申公豹。
“好啊,游说大师来了,老子缺的就是你这张嘴啊。”季考笑着自语道。
季考在云头上看到申公豹的身影,便追了上去。
“道友请留步。”季考变化成一个道人模样,大声喊道。
申公豹正黑着脸赶路,他要回去向元始天尊举报姜子牙擅自抵押打神鞭的事,他绝对相信姜子牙抵押了打神鞭,还赚了一大笔钱。
因为他看到了珠光宝气的马氏,还有那好几车的铜钱。
此刻听到有人喊他,不耐烦的回头刚想骂,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道人,更为重要的是那个道人身上散发出的大罗金仙的威压。
季考此刻故意不遮蔽身上的修为,为的就是要取得申公豹的信任。
“这位道友何事唤我?”申公豹的黑脸变成笑脸问道。
“贫道白邑,乃是海外散修,初次来此,请问道友,可知碧游宫怎么走?”季考向申公豹行礼问道。
“碧游宫乃是截教圣地,通天教主居所,敢问道友可是通天教主朋友?”申公豹有意试探道。
“通天教主威名海外皆知,只是贫道缘浅福薄,无从相识罢了,幸好金灵圣母相邀参加神鞭宴,希望能借此机会拜谒通天教主。”季考说道。
“神鞭宴?什么神鞭宴?”申公豹警觉的问道。
“道友竟不知?”季考假装惊讶道,“对了,贫道尚未问过道友身份来历呢。”
申公豹神色得意的说道,“贫道乃阐教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,申公豹是也。”
“哦,元始天尊倒是听说过,不过嘛,十二金仙怎比得过万仙来朝,算了,不提也罢,道友还没告诉我碧游宫怎么走呢。”季考故意只把话说一半,还有意避开了关于神鞭宴的追问。
申公豹便随意指了个方向,待季考走后,赶忙向玉虚宫赶去。
回到相府的季考,看着天上自语道,“申道长,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“你说什么?打神鞭在碧游宫?”元始天尊板着脸问申公豹道。
“这是弟子分析得出的结论。”申公豹说道。
元始天尊捋了捋胡子,“你且说来我听。”
申公豹见终于有机会在元始天尊面前表现了,便清了清嗓子,侃侃而谈。
姜子牙典当了打神鞭和众多金仙们的法宝,赎回了其他法宝却没有赎回打神鞭。
官府在查封当铺时带走了打神鞭,因此打神鞭落到了身为辅政大臣的闻仲手里。
闻仲将打神鞭交给了他师父金灵圣母,金灵圣母以邀请参加神鞭宴为名,替截教拉拢众多实力强大的海外散仙。
申公豹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,令元始天尊不得不信。
于是,玉虚宫内又一次传出了咆哮的声音。
“叮咚,元始天尊对截教产生了怨恨,奖励符文五百枚到账。”
哈哈,申公豹果然不负厚望,办事效率真快,季考听着系统的声音,心情特别舒畅。
现在就看元始天尊怎么应对了,忍气吞声是不可能的,没了打神鞭,他可是比谁都急。
“玉馨,玉馨。”季考大声喊着在院中玩耍的玉馨。
“什么事啊,大王。”玉馨飘到季考的面前,妲己和胡喜媚也凑了过来。
季考神秘兮兮的对玉馨说道,“你想不想再跟姜子牙玩玩?”
“好啊,好啊,大王快说,这次怎么玩儿。”玉馨现在发现,这种恶作剧式的报复,比直接杀了姜子牙来的解气多了。
季考拿出了一个物件,交给了玉馨,如此这般的一阵交待,三女听的脸上的表情变化不断。
最后玉馨开心的说道,“大王你就看我的吧。”说完,带着那件东西就走了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