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二十八章 道友请再留步

我的书架

第二十八章 道友请再留步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青鸾宝阙附近原本有座莲池,受到青鸾宝阙仙气的滋养,莲花盛开的极为茂盛。
现在龙吉公主一死,青鸾宝阙的仙气四散而去,莲池之中的莲花迅速枯萎,从莲池中传出来一阵腥臭味。
季考迎风嗅了嗅,“不好,快退。”拉着妲己就退出了十丈远。
地面一阵振颤,“哗啦——”一声,从莲池中窜出一条三头蛟龙出来。
“想不到这如仙境般的青鸾宝阙,居然还有这样的凶兽存在。”妲己看着三头蛟龙道,拔出二龙剑就准备上前。
“你打过一场了,打怪物的事不适合美女干,还是我来吧。”季考把妲己拦在了身后。
妲己将瑶池白光剑交给了季考,“小心点。”
季考微一颔首,脚下一点,仗剑迎向三头蛟龙。
三头蛟龙见季考冲了上来,三个头一起向季考喷出毒火来。
“真当老子会跟你硬拼啊。”季考笑道,手中一扬,刚刚得自龙吉公主的雾露乾坤网撒了出来。
雾露乾坤网一遇到毒火便喷出真水来,瞬间将三头蛟龙的毒火给浇灭了,并且将那三个脑袋罩在了网中。
季考手中瑶池白光剑光芒一闪,拦腰斩向三头蛟龙的中段。
“当——”火花四溅中,三头蛟龙竟然毫无损伤。
这么硬?季考的瞳孔缩了缩,飞起一脚将三头蛟龙踢的离开了莲池水面。
砍不动我就砸晕你,季考暗道,单手一把抓住了三头蛟龙的尾巴,猛的往地上一砸。
“轰隆——”一声,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,而三头蛟龙竟然不见了。
留在季考手中的是一杆兵器。
“三尖两刃刀?”季考诧异道,“杨二郎的兵器怎么到我手里来了?”
“叮咚,宿主已完成寻宝任务,奖励生长仙液已到账。”
原来这就是要找的宝物啊,也不知道是给我准备的,还是给杨二郎准备的,总之季考看中的不是这杆兵器,而是那奖励的生长仙液。
季考和妲己回了朝歌,也带回了萧升和曹宝。
根据情报,金鳌岛十天君果然不出季考所料,在金鳌岛摆下了十绝阵,阐教要想救出姜子牙,拿回打神鞭,就要先破此阵。
所谓绝阵,便是以布阵者自身为阵眼,不死不休的阵法。
十天君这是要拼命了。
这十绝阵绝就绝在先得有人当炮灰去祭阵,也就是说每一阵都得去两人,一个送死,一个破阵。
季考扳着指头算了算,似乎能用的炮灰没几个了。
负责破阵的燃灯道人在阵外很是着急,因为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凑齐炮灰,他可不愿意让金仙们直接去破阵。
作为阐教的副掌教,燃灯道人陷入了两难,一方面,姜子牙的死活他并不关心,他关心的是怎么拿回打神鞭;另一方面,如果让金仙死在了阵中,那还要搞这封神榜干嘛?
当然,燃灯道人还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以牺牲几个三代精英弟子为代价,保住金仙们的性命,不过这个决定他做不了主了,于是他便回了玉虚宫。
从玉虚宫出来的时候,燃灯道人手中拿着一张绢帛,面露喜色。
“副掌教大人。”背后传来了申公豹的声音。
“原来是公豹啊,何事唤我?我正有急事呢。”燃灯道人问道。
“副掌教行色匆匆,眼下破阵在即,有什么事可以让公豹代劳的吗?”申公豹恭敬的问道。
燃灯道人打量了一下申公豹,此人虽然心术不正,然而却做事机敏,况且交友广泛,何不让他去找这些炮灰,若是他能办好此事,我看这封神大任他比姜子牙那蠢货更合适。
“既然公豹愿意辛苦,那我便将此事教给你去办吧。”说着燃灯道人将那张绢帛交给了申公豹,并且将元始天尊的交待跟他说了。
“副掌教放心,公豹定协助您破了这十绝阵,救出子牙,夺回打神鞭。”申公豹一脸肃然的说道。
燃灯道人满意的驾云而去。
申公豹立刻架起云头,三山五岳的去找人去了,正行到半路,忽闻身后有人喊他。
“道友请再留步。”申公豹回头一看,原来又遇上季考了。
“原来是白邑道友,不知唤我何事?”申公豹警觉道。
季考察觉到了申公豹的警惕之心,不以为意道,“申道长可是要去找人破那十绝阵?”
申公豹闻言,脸色微变,“道友如何得知?”
“若是贫道帮你破了那十绝阵,道友该如何谢我?”季考说道。
申公豹闻言吃惊道,“道友要助我破阵?您不是金灵圣母的朋友吗?”
“我与金灵圣母只是一面之缘,当初借神鞭宴拉拢于我罢了,只是那打神鞭被贫道看出是假的,所以贫道一气之下,也就不再与他截教来往了。”季考又开始忽悠了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申公豹松了一口气道,“只是不知道友为何要助我,公豹手里并没有什么值得道友念想的东西啊。”
“贫道想要什么,待破了十绝阵自会告知,若是破不了,说了也是白说。”季考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申公豹心想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东西,横竖都不会亏,就将季考带到了燃灯道人面前。
燃灯道人一看,将申公豹拉到了一边,小声问道,“你怎么就带来了一个人,这怎么破阵?”
申公豹说道,“这人是海外散仙,自称一人便能破阵,且让他一试,不行咱也不亏啊。”
“他可知道破阵需要先祭阵?”燃灯道人问道。
“我没跟他说。”申公豹说道。
“好,那就先让他去试试吧。”燃灯道人道。
季考虽然听不到二人说什么,却也能猜到个七八分,“二位道友商量好没,贫道现在就去破阵。”
说着,季考便向最近的一个天绝阵走去。
话说季考惹出了十天君布十绝阵,为什么又要主动来破阵,这就跟他的目的有关了。
无论这个阵是谁破的,阐截两家都不会再和睦,只要两家不合,那大规模火并是早晚的事。
但是在季考的一番手脚下,阐教的实力已经下滑很多,如果没有外部势力帮助的话,被截教压死那是早晚的事。
季考不能让一家独大,所以他这是来搞平衡了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