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二十九章 奇怪的燃灯道人

我的书架

第二十九章 奇怪的燃灯道人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季考一步踏入天绝阵中,只见飒飒寒露,萧萧悲风,席卷而来。
季考催动护体神光,将本源碑祭在头顶,直向中心石台走去。
石台之上,秦完秦天君见季考顶着一块板砖站在面前,问道,“你是何人?”
“海外散仙,不必知道名字。”季考回道。
“既是海外散仙,那此间事与你无关,你且出阵去吧,何必来趟这浑水。”秦完说道。
季考笑道,“贫道既然来了,自当领教一番此阵威力。”
秦完脸色一沉,说了句,“不知死活。”言罢,便转动石台上三颗头颅,往下一掷,顿时无数天雷击向季考。
只见本源碑突然黑光大放,其中夹杂着一些金芒。
金芒垂下,在季考周身流转,雷电丝毫不能近前。
秦完见状脸色大变,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
“杀你的人。”说罢,季考伸手向前一指,三尖两刃刀从袖子中飞出,直取秦完。
一道白光划过,秦完的头颅落到了季考的手中。
然后,季考提着秦完的头颅缓缓走出了天绝阵。
燃灯道人见季考片刻之间已经破了天绝阵,正要上前打招呼。
却见季考扔下秦完的人头后,直接就进入了地烈阵。
燃灯道人见季考孤傲,不由着恼,“公豹,你从哪找来了这么一个倨傲之士?”
“副掌教莫要动气,海外散仙不识礼数也是寻常的,这些人不善交友,孤僻惯了。”申公豹赶紧替季考解释道。
二人正说话间,一个人头滚至燃灯道人脚下,一看,竟是那地烈阵主赵江赵天君。
燃灯道人看着赵江的头颅,不由一拍大腿道,“哎呀,我竟忘了问那道人名讳,公豹你可曾问过?”
“说来此人与我算是见过第二次了,他叫白邑,上一次见面是他应金灵圣母之邀去赴神鞭宴,正是他无意中透露了打神鞭的消息。”申公豹说道。
燃灯道人闻言皱眉道,“此人与金灵圣母交好?那他来此助我阐教破阵是何道理?莫非有什么阴谋企图不成?”
“那倒未必,我也曾怀疑他有什么企图,便用言语试探于他,他似乎对金灵圣母颇有怨念。”申公豹说道。
“哦?这是为何?”燃灯道人话音未落,风吼阵阵主董全董天君的人头又滚了过来。
惊的申公豹目瞪口呆,这才过了一刻多一点,竟已连破三阵,这个白邑得有多强?申公豹本就不是什么肯安份的人,心中不由活泛开了。
燃灯道人刚才的问题尚未获得答案,便推了推发愣的申公豹。
申公豹方才醒悟过来,“他说赴宴的时候一眼看出来那打神鞭是假的,便认为金灵圣母待他不诚,所以一气之下就走了。”
燃灯道人捋了捋胡子,“这倒挺像此人行事风格的,看来这海外散仙都是些性情直爽之人,像这样的人我们倒是需要多多结交才对,必要的时候或许是一大助力。”
申公豹欠了欠身道,“副掌教明鉴。”
“公豹啊,若是此人真能以一己之力连破十阵,你可要用心结交,万不能让此人被截教拉拢了去。”燃灯道人眯着眼道。
“副掌教放心,他今日破了十绝阵便是与那截教结下仇了,我们再替他好好宣传一下,管教他不得不与我阐教合作。”申公豹说道。
燃灯道人闻言大喜道,“好,公豹做事深得我心,师尊面前我定会为你美言。”
“多谢副掌教抬爱,只是南极大师兄似乎更偏爱子牙师兄,对我多有成见。”申公豹立刻打蛇随棍上道。
提到南极仙翁,燃灯道人的眼睛眯了一眯,“南极仙翁算个锤子,姜子牙把封神之事搞成这个样子,他难逃干系,广成子那几个这次惹出这么大的事,他当大师兄的就没点责任吗?”
“难道九龙岛之事真是广成子他们做的?”申公豹虽然不太相信,但是番天印造成的破坏是不可能造假的。
燃灯道人冷笑一声道,“是不是他们做的,现在还有什么关系吗?”
申公豹没明白燃灯道人的意思,“副掌教的意思是……”
“公豹啊,好好跟着副掌教混,日后自有出头之日,这个白邑,无论如何都要拉到我们这边来,明白吗?”燃灯道人拍着申公豹的肩膀,说话中“我们”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申公豹心中不由一动,这燃灯道人似乎不像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啊。
正在申公豹沉思间,季考已经提着红沙阵阵主张绍张天君的脑袋出来了。
刚好一个时辰,十颗头颅在燃灯道人面前排成了一溜。
“两位道友,十绝阵已破,但是未见到有打神鞭,也未见到姜子牙,想是被藏在岛上某处了,贫道家中尚有急事,就此告辞,申道长,贫道改日再来拜会。”季考说罢便使用纵地金光,化作一道流光走了。
“果然性情乖僻,我看他跟你应该有些渊源,好好把握。”燃灯道人又拍了拍申公豹道。
说完,燃灯道人就把金仙们召了过来,“十绝阵已破,但是姜子牙和打神鞭都不在阵内,所以你们搜索整个金鳌岛,一定要找到姜子牙和打神鞭,若是有阻拦的,你们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“副掌教,你这个命令是什么意思?”南极仙翁走过来道。
“我的意思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姜子牙和打神鞭,仙翁有意见?”燃灯道人语气不是很和善道。
“你这样搞不是要激起阐截两教大战嘛。”南极仙翁说道。
“仙翁,这是量劫你懂不懂?从你们开启封神榜的那一刻起,量劫就已经开始了,直到有一方完全失败为止。”燃灯道人说完一甩袖子就走了。
申公豹见状赶紧跟了过去,他跟南极仙翁不对付,所以不愿单独面对南极仙翁。
季考躺在摇椅上,听着高觉给他复述燃灯道人和申公豹的对话,总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对劲,却又抓不住重点。
一直以来季考所依靠的是穿越者的先知先觉,所以往往能在大势上掌握主动,现在虽然量劫大势没变,他依然能够掌握,但是在一些细节上就有些短板了。
他知道燃灯道人最后投靠了西方教,还带走了一批两教的精英分子,而且燃灯道人在西方教的地位极高,但这中间的细节却一直没弄明白。
于是季考把妲己找来,他想让妲己来帮他一起理一理这中间的问题。
妲己善于魅惑人心,在把握人心上会有独特的敏感性。
神仙也是人啊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