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三十四章 水与火的孽缘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四章 水与火的孽缘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季考出了冥界,冥界的情况让他担忧起来,目犍连尊者竟然带人长期驻扎在冥界,不断偷取着冥界的鬼魂,以此来壮大着西方教的实力。
而冥界显然人手不足,后土娘娘根本管不了这么大的冥界。
但是这些情况季考现在也是没有办法,目犍连尊者尚未成为地藏王菩萨,应该还有时间。
敖光见到季考出来,赶紧上前问道,“上仙,情况如何,小儿可有救?”
“龙王放心。”季考简单的回答道。
他将九转还魂丹放进了敖丙的口中,又将敖丙的鬼魂放了出来,在他泥宫丸上再次一点,然后一把推向敖丙尸体。
“敖丙,此刻不起,更待何时?”随着季考一声大喝,水晶棺中的敖丙睁开了眼睛。
这时哪吒从外面跑了进来,目瞪口呆的看着坐起来的敖丙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敖丙一见哪吒,跃出水晶棺就要向哪吒出手。
“住手!”敖光一声大喝。
敖丙回头看到了东海龙王,急忙下拜,“父王,孩儿想死你了。”
敖光赶忙扶起敖丙,一把抱住,老泪纵横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这时东海龙母听说儿子复活了,跑到了大殿,也是抱着敖丙痛哭起来。
“哪吒,现在知道当年犯了多大的错了吗?”季考对哪吒说道。
哪吒思维虽然简单,但却是个敢作敢当的人,现在见敖丙活了,心里的负罪感也一下没了,不觉轻松了许多。
“龙王,当年我年幼铸下大错,幸而丞相妙手回春,哪吒向您赔罪了。”哪吒说着向敖光拜了下去。
敖光见儿子复活,高兴还来不及,那还会再有记恨,赶紧扶起了哪吒,“我儿既然复活,东海龙宫与陈塘关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。”
然后敖光带着东海龙母和敖丙向季考下拜道,“多谢上仙妙手,我东海龙宫自今日起,任凭上仙差遣。”
“龙王不必如此,如今北方似有异动,陈塘关是抵挡北方妖魔的重要屏障,只希望在陈塘关需要的时候,东海龙宫能够施以援手,我这里修书一封,龙王可去找李靖商议。”季考将敖光等人扶起道。
“上仙放心,东海龙宫定会全力协助防守陈塘关。”敖光说道。
“敖丙,哪吒,你二人握个手,尽释前嫌吧。”季考笑道。
哪吒与敖丙对望一眼,互相伸出了手。
当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时候,突然二人惊异的看着对方,然后猛的松开了手。
“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季考问道。
“我看到滔天的巨浪淹没了一条小船,小船上有一名女孩,然后那女孩的魂魄就化成了一只鸟,每天衔来石子或者树枝投入大海。”敖丙说道。
哪吒也说看到了同样的场景。
季考听说后哈哈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……一啄一饮,自有定数,真是天意啊。”
敖光不解道,“上仙这是何意啊?”
季考说道,“敖丙的前世杀了哪吒的前世,今世的哪吒杀了敖丙,此乃一报还一报,岂非定数?”
原来敖丙的前世是轩辕黄帝之子禹虢,掌管着当时的东海,而哪吒的前世是神农炎帝之女女娃。
当年炎黄大战,禹虢在东海上杀了女娃,女娃的魂魄化为精卫鸟欲要填平东海,但是茫茫东海如何填平?最终精卫鸟累死了,所以转世的哪吒总是跟东海过不去,直到杀死敖丙。
“不对啊,我师父太乙真人说我是灵珠子转世,又怎么成了炎帝之女?”哪吒说道。
“太乙真人没说错,你的确是灵珠子转世,但是灵珠子转的是你的肉身,一颗珠子哪来的魂魄?当年你削肉剔骨的时候,就已经毁掉了灵珠子,如今的你肉身是莲花化身,魂魄是女娃转世,与灵珠子再无半点关系。”季考说出了原委。
如今天机虽然被遮蔽,但是要推算过去还是没问题的,所以季考的话让众人都相信了。
敖光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,“上仙,先前哪吒为何叫您丞相?”
季考微微一笑,“告诉你也无妨,散仙白邑就是大商丞相伯邑考,此是天机,龙王切勿泄露,否则会有杀身之祸。”
敖光面色一凛,肃然道,“上仙放心,我定不会泄露半分。”
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”哪吒突然向季考跪下行起了拜师礼。
季考看着哪吒道,“你想好跟我混了?那你的启蒙恩师太乙真人怎么办?”
哪吒说道,“太乙真人虽是我师父,但是他却编造天机哄骗于我,大不了万一敌对的时候我不与他对阵就是了,总之我已经想好要跟丞相混了。”
敖光见状,向敖丙使了个眼色。
敖丙也向季考行了拜师礼,“请上仙收我为徒,敖丙也愿意跟上仙……混。”
这敖丙说起江湖黑话时,完全不像哪吒那么利索,季考不禁笑了起来。
“敖丙啊,这黑话说不习惯不用强求,做好自己就行了,哪吒他是野惯了。”说着,季考将两人都拉了起来。
接着季考让妲己拿出了雾露乾坤网、四海瓶、乾坤针和捆龙索送给了敖丙,又给了他一颗九转金丹。
这把一旁的哪吒看得羡慕的紧,季考瞥了一眼哪吒,拿出了九龙神火罩给了他。
“这不是九龙神火罩吗?怎么师父也有?”哪吒诧异道。
“我这个是正版,太乙真人那个是仿版。”季考说道。
哪吒不由嘟囔起来,“仿版的都舍不得给我,还是师父好,直接就给正版的。”
敖光见到季考不但收了敖丙做徒弟,还一下子送出这么多法宝,激动的就差把东海龙宫送给季考了。
“不知上仙此去北方有什么用得着我的,尽管开口,那北海龙王敖吉是我兄弟,我的话他都会照办的。”敖光说道。
季考想了想道,“不知龙王对北海的蛟魔王知道多少?”
敖光一听提到蛟魔王,不禁叹了口气,“唉——这都是我那兄弟的孽缘啊。”
原来北海龙母长期未能生养,导致北海龙王敖吉膝下无子,继承成了问题,于是便想要纳妾,可谁知北海龙母执意不同意。
于是敖吉便跟黑暗圣母九婴有了个私生子,这个私生子就是蛟魔王,后来九婴被大巫后羿所杀,敖吉就将蛟魔王带回北海龙宫养育。
北海龙母起先不同意,可是敖吉膝下无子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原本这样也就算了,可谁知北海龙母竟然怀孕了,而且生下了一对双胞胎龙子,分别起名叫敖宸和敖宁,这样一来,蛟魔王的地位就尴尬了,北海龙母要求立刻驱逐蛟魔王。
敖吉无法,便送走了蛟魔王,为了弥补蛟魔王,竟将北海龙宫镇宫之宝覆海珠给了蛟魔王。
在敖吉的姑息下,蛟魔王在北海逐渐做大,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北海龙宫的地位。
更具体的事情敖光便也不清楚了。
“待我修书一封给我那兄弟,让他全力配合上仙行事。”敖光说着便写完一封书信交给了季考。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