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> 第三十六章 九头对九头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六章 九头对九头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
见过了孤竹国君亚凭后,季考回到驿馆,这个国君是个软弱而毫无主见的人,自己在朝堂上一番似是而非的话,已经让他心生胆怯。
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这个九头虫,若是在北海,这家伙帮手众多,不好对付,但是在这的话,那就等死吧。
晚上,孤竹国君设宴招待季考,宴会之上,九头虫频频敬酒,季考来者不拒,终于喝的酩酊大醉,摇摇晃晃的上了马车。
在马车拐过一道弯时,突然从两边屋顶上出现了大批弓箭手,瞬间箭如雨下,季考所在的马车被射成了刺猬。
护卫队长金吒大声呼喝着,亲自驾着马车向驿馆奔去,由于射出的箭矢都是淬毒的,整个卫队大部分战死,没有受伤者。
第二日,金吒带着卫队闯入了孤竹王宫。
“丞相昨晚遇刺,请大王三日内查出凶手给朝廷一个交代,否则的话会有什么后果,大王应该很清楚。”说完,金吒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“国师,你看这可如何是好?”亚凭急的脸色都白了。
九头虫捋着胡子说道,“大王稍安勿躁,若是丞相死了,大王当立刻起兵,贫道将会联系各处能人异士来帮助大王,若是没死,贫道设法救活他便是。”
“也只能如此了,一切全都仰仗国师了。”亚凭无奈的说道。
驿馆之外,卫队戒备森严,九头虫在进入驿馆的时候经过了三次搜身,这让九头虫确信季考还没死,但是已经危在旦夕。
九头虫进入了季考的房间,来到床前,只见季考双眼紧闭,面如金纸,嘴唇发黑。
“请问夫人,大人伤在何处?”九头虫问妲己道。
“大人伤在手臂,可谁知那箭上有毒,看大人这样子,恐怕毒性已经蔓延,请了多位郎中都是束手无策,说是从未见过这种毒。”妲己哭哭啼啼的道,“妾身听说国师乃是法力高深的有道之士,还请国师相救。”
“夫人放心,贫道定会全力相救。”九头虫笑眯眯的看着妲己道。
突然他晃了晃头,暗自运了运气,一把抓住妲己手腕道,“夫人好厉害的魅术,贫道差点着了道。”
“国师说什么,妾身听不懂。”妲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九头虫突然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,想必这丞相夫人的魅术竟是天生的?真是尤物啊,办完了事我得把她带回去。
“请夫人在外间等候,待贫道为丞相医治。”九头虫道。
妲己出去后,九头虫抓起了季考的手腕一摸,“呵呵,脉相没了,原来已经死了啊。”
“这你要能摸出脉相来,你就能佛了。”一道声音从九头虫背后传来。
九头虫一愣,转头看去,只见季考好好的站在面前。
“你……”再回头一看,原来床上躺的只是一截树干。
这一来,九头虫已经知道季考不是凡人了,他倒也聪明,直接跃起,破开屋顶而出。
到了屋外,立刻化成九头鸟向高空飞去,却发觉头上出现了一片阴影。
“这是……九凤?”九头虫大惊失声道。
空中一只长着九个头的凤凰正紧盯着九头虫。
九头虫原本想从天上逃走,便化成了鬼车的九头鸟形态,却不知有着一只九凤在等着。
九凤是仅次于祖巫的大巫,同时还兼有凤凰血脉,是巫族特殊的存在,当然,这个九凤自然不是大巫九凤,充其量是九凤的后代而已。
此刻天上的九凤见九头鸟想跑,一个俯冲,九个凤首分别咬住九头鸟的九个头,一对利爪刺穿了九头鸟的翅膀。
九头鸟从空中落了下来,金吒见状,甩出捆妖索,将九头鸟捆了个结实。
九头鸟被捆住后变回了九头虫的样子。
九凤落回地面,变成了人形,竟是胡喜媚。
原来胡喜媚是九头雉鸡精,在融合了季考给她的青鸾内丹后,觉醒了凤凰血脉,从九头雉鸡进化成了九凤,由妖类变成了神兽。
“九头虫,我不喜欢绕圈子,告诉我北海正在发生的事,还有那个和尚是谁,或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。”季考说道。
九头虫仗着自己九个头有复生的能力,坚决不肯说。
季考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妲己,这家伙交给你了。”
妲己轻轻的笑了一下,上前一把提起九头虫进了房间。
季考叫上金吒和胡喜媚,“走,我们到隔壁喝酒去。”
金吒担心的说道,“丞相,这九头虫狡猾多端,夫人行不行啊?”
“哈哈哈……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季考笑道。
妲己搬了张椅子坐下了,看着躺在地上的九头虫道,“丞相曾经有句话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。”
“什么话?”九头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
“他说我的美貌与凶残是成正比的,那么你觉得我美吗?”妲己笑着问道。
九头虫闻言,脸上不由抽搐了一下,“夫人美貌举世无双,只是要论凶残的话,恐怕我见过的比夫人要多得多了。”
“最硬啊?捆妖索之下无妖能逃,所以现在你除了说实话以外,其他事就不用想了。”妲己说道。
季考和金吒胡喜媚喝着酒,“不错啊喜媚,没想到一颗青鸾内丹,真的让你觉醒九凤血脉了。”
“只是初步觉醒,刚刚能化形出九凤形态,今日若不是心里压制,那九头虫先自胆怯了,我未必制得住他。”胡喜媚说道。
“夫人立下首功,敬你一杯。”季考笑道。
“金吒,你这捆妖索牢不牢啊?”季考问道。
“丞相放心,只要是妖类,捆住就别想逃。”金吒面有得色道。
季考眼珠转了转道,“这有一颗九转金丹,今日你擒住九头虫有功,便送给你吧。”
金吒大喜,心中不由想到,这丞相真是大方啊,出手就是一颗九转金丹,自己师父文殊广法天尊跟他比起来,那真是小气多了。
这时,哪吒和敖丙去极北之地打探消息回来了。
“师父,我二人已经大致探明极北之地的情况。”哪吒和敖丙躬身道。
季考摆了摆手,“你们先不要说,等隔壁九头虫招供了之后,你们相互印证一下,先喝一杯休息一下吧。”
“敖丙?你怎么……”金吒见到敖丙大吃一惊道,“你二人都拜丞相为师了?”
哪吒便把在东海龙宫的事情跟金吒说了一遍。
“丞相,金吒也愿拜在丞相门下,望丞相应允。”金吒向季考下拜道。
季考想了想道,“此事不可公开,否则对你李家不利,我想你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季考这就算是同意秘密收徒了,金吒大喜道,“弟子谨遵师父教诲。”
这时隔壁传出来一声声的惨叫,这让哪吒、金吒、敖丙三人听的是心惊肉跳。
“师父,这隔壁是在……”哪吒好奇的问道。
季考淡淡的说道,“没什么,你大师娘在审犯人而已。” 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