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二十四章 算计

我的书架

第二十四章 算计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客厅里,萧简拿来他的小沙盘,向他的长明叔叔展示自己学会的字。

  “长明叔叔,你的名字怎么写啊?”萧简好奇地望着孙长明。

  孙长明接过他手中的树枝,在沙盘里比划给他看。

  看着认真学字的小娃娃,孙长明的眼光不由有些飘远,仿佛在看萧简,又仿佛透过他看向别的人……

  陪着萧简玩了一会儿,孙长明和萧简一起来到厨房。

  孙长明默默走到灶台后坐下:“我来烧火吧。”

  傅胭连忙劝阻:“师父,我一个人忙的过来,你陪着阿简就行。”

  萧简在一边积极开口:“我不玩,我来帮嫂子包饺子。”

  他哪会包什么饺子啊……

  看到师父坐下看火,且天色不早,萧烈估计也快回来了,傅胭点头同意他帮忙,有人帮着烧火,她炒菜也能快些。

  傅胭递给萧简一小块面团任他玩着。

  等锅热上,放油放糖,把握火候炒糖色,做上酸甜口的糖醋排骨。

  再接着,傅胭做了蘑菇炒肉片、韭菜炒百叶、麻婆豆腐。

  最后将包好的饺子下锅煮熟沥干。

  饺子出锅,萧烈也提着东西回来了,洗净手来到热热闹闹的厨房。

  “哥哥,看我包的饺子。”萧简将他包的饺子举到哥哥眼前,萧烈看着这形状怪异的面团沉默了……

  “你玩吧。。。”实在是夸不出来。

  萧简嘟嘟嘴。

  “师父。”萧烈对坐在灶台后面的孙长明打招呼,孙长明点点头,看着这哥俩的互动。

  傅胭将包好的饺子摆在干净的圆形竹簸箕里,共计有三十多个饺子。

  “你将这盘饺子送到世春哥家去,人家今天出人出力的,帮了咱们大忙了。你别忘了感谢哈。”

  “我明白的。”他媳妇不仅能干,在人情往来上也如此通透,贤妻莫过于此!

  厨房里人多,萧烈接过竹簸箕时,悄悄勾了勾傅胭的手掌心。

  手心被勾动,痒痒的,傅胭脸颊微红,又不能在人前说什么,不由嗔怒地瞪了他一眼,推了把萧烈的胳膊:

  “你快去!等你回来吃饭呢。”

  萧烈端着饺子,快步来到孙世春家,崔福嫂子来开门。

  “嫂子,这是我媳妇今天包的饺子,特意让我送过来呢。今天辛苦你们了。”萧烈将竹簸箕递给她。

  崔福哪能收这个。白面贵本就少吃,更何况是这白面包的饺子。

  看她推辞,萧烈干脆直接进去,将竹簸箕放在孙家的客厅大桌上。

  孙世春也不要让他带回去:“都是兄弟,互帮互助的,哪还用你送这些!快带回去,今儿在我家吃饭吧。”

  二人来来回回,你推我拉。

  “哥,今天辛苦你们了。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。”萧烈按住孙世春热情的手,再次感谢一番,立马离开,拦都拦不住。

  “这可咋整?”崔福看着她当家的。

  “能咋整,人家的一片心意,收下吧。阿烈他媳妇新嫁到我们村,你以后遇上能帮的帮一把。”

  “这我知道。阿烈人不错,值得深交,没想到他媳妇也人美心善。”崔福嫂子想想远远见过一次的小媳妇,不由感慨着。

  孙世春:“这啊就是: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!行了,收拾收拾开饭吧。”

  萧烈摸黑往家赶,却不知道他刚走,就一道矮胖人影摸上了他们家……

  **

  萧大伯家,萧强劳作了一天,一路闻着邻里飘出的肉香趁早从地里赶回来。

  他听说了,萧烈那小子打了头野猪分肉。

  等萧强到家,他家大宝和小甜已经坐上饭桌。

  萧甜扒拉着菜碗里的肉丝,“娘,这肉怎么这么点啊?”

  崔杏花:“一斤肉都在这儿了。那野猪能有多少肉,牛皮吹上天,挑着吃吧。”

  “娘,我听小红说她家今天称了三斤肉呢,你咋不多买点,就这点够谁吃啊?”萧甜一边嫌弃一边不忘挑着肉丝往嘴里塞。

  萧大宝心情不愉,听到他娘说只买了一斤肉,不由质问:“不是说好了多买些肉,我们后日带去王家吗?”他娘最近托媒人给他相看,挑了隔壁村的王家姑娘。王家家境还行,姑娘人也看得过去。萧大宝偷偷过去远远地瞧了一眼,动了心思。

  崔杏花安抚她宝贝儿子:“大宝你听娘说,八字还没一撇呢!咱们是去上门相看挑人的,可不能弱了气势,那等她进门还不得翻天?啥也别带,定下来再说。”儿媳妇都没定下,送啥肉?她当年嫁给萧强的时候,萧强不也是成亲前才送了点肉么。

  听他娘这么说,萧大宝一时也觉得有道理,还不是自家人呢,送啥礼。

  萧强放好锄头走过来坐下。崔杏花见他回来就坐那吃吃吃,一声不吭,不由抱怨:

  “看看你那大侄子,太不懂事不会做人了。打点肉也不知道给你这大伯送过来,还斤斤计较非要人花钱买!”

  家里要给儿子存钱娶媳妇,哪哪不要钱?

  崔杏花今天上山原就打算借着萧烈大伯母的面儿要些肉回来。可没想到萧烈那小子不吭声转头就走了,留个崔福在那吆五喝六的。

  她和崔福在还没出嫁前就不对付,还没开口说两句就被她一句“爱买不买”厥回来,气个半死。眼看着好肉都要被人挑走了,崔杏花咬咬牙,买了一斤。

  萧强也觉得萧烈那小子不懂事没规矩,不知道给他这个大伯送肉,但他仍然没开口,默默吃着饭。家里的大小事,他一般都不管,任由崔杏花折腾,反正自己家吃不了亏。

  萧甜眼珠子一转,“娘,那白眼狼家里应该留了好些肉吧?你这大伯母上门,他不得赶紧给你奉上!”

  崔杏花回想起过去,她上门时虽然萧烈那小子眼沉沉一副要吃人的不讨喜样儿,可她说说好话拿点他家东西孝敬大伯,也没拦着啊。

  想到有好处拿,崔杏花整个人都兴奋了:“你们吃,我这就上门去问问,咋能这么不懂事!”

  翻出个空篮子,崔杏花兴冲冲出门,来到萧烈家附近时,刚好见到萧烈端着个什么东西离开。

  “萧烈那小子走了,家里岂不是就剩个病秧子和小贱人,嘿!正好!”崔杏花一乐,大步上前用力地拍门。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