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五十章 端午进城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章 端午进城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绿杨带雨垂垂重。五色新丝缠角粽。

  端午这日,萧家三人沐浴祭祖后不久,孙长明也到了。

  傅胭将糕点盘子给他端过来:“师父,这是我近日做的新糕点,你先尝尝。午饭要稍等片刻。”

  孙长明:“不急。你慢慢弄,我陪着阿简就成”

  陪着萧简玩了一会儿,萧烈便端着菜肴放到正屋。

  宫爆鸡丁、开水白菜、回锅肉、松鼠桂鱼、水煮肉片等等美味菜式一一被摆上桌。

  鲜香麻辣充斥着整间屋子,的的确确是一场饕餮盛宴。

  向来不是很重口腹之欲的孙长明难得的也吃撑一回。

  早早吃过了午饭,傅胭还拾了些糕点塞给师父带回去。

  等萧烈收拾妥当,锁好院门,三人一同往城里去。

  端午节日加上东西市皆开市集,路上行人摩肩擦踵,挤得慌。

  萧烈将手里的食盒递给傅胭,抄起萧简一把抱在怀中,微微侧着身,护着傅胭前行。

  为了避免糕点被压坏,今日他们特意选了大食盒来盛放,此时提在手中挤去河边就不太方便了。
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  傅胭凑近萧烈说道:“阿烈哥,我们先把糕点送去李记布庄吧。等看完龙舟比赛再去取食盒,我再顺便买些丝线布匹。”

  听傅胭说的有理,萧烈于是拉着她改道东市。

  布庄人来人往,看傅胭进来,夏荷管事走过来迎她入后院落脚。

  “阿胭今日怎得来了?”

  “端午佳节,我陪家人出来玩玩。”

  “是呢,今日城里可热闹啦,你们可去运河那看看赛龙舟哩。”

  “正有此打算。”傅胭笑着将手里的食盒递过去:“这是我自己做的糕点,送给婷姐和大伙儿尝尝。今日怎的没见着婷姐啊?”

  傅胭好奇地望了望。

  自进铺子到来这后院,一路都未发现李婷的身影。

  夏荷收了笑,微微忧愁:“我家小姐前两日偶感风寒,夫人一直都亲身照料着。”

  傅胭关怀道:“孩子如何了?”

  “延医问药数日,现下是大好了。只是小姐因身体不适食欲不振,人消瘦了不少,夫人也甚是担忧。”

  人没事就好。

  傅胭指了指那食盒:“这里面的糕点,大多都是用的牛奶、面粉、鸡蛋、白糖和当季的枇杷、李子做的,小孩子也能吃的。我家阿简吃的就很开心呢。”

  夏荷惊喜地抱着食盒,多个法子试试也行:“那我就代我家夫人厚颜收下了。正好下午夫人要来铺子里看看。”

  “那我晚些时候再过来趟。我家人还在外等我,先走了。”

  铺子里忙,傅胭让夏荷留步,简单说了几句就出来寻萧烈。

  萧烈抱着萧简在原地等候,傅胭走过来挽住萧烈另一边臂弯,二人随人群挤去运河边。

  还未到河边,喧闹喜庆的声浪已迎面扑来。

  萧烈带着傅胭走走停停,终于挑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停下,半拥着她站稳。

  萧简跨坐在哥哥脖颈上,高高的,看得十分清晰。

  宽阔的河面上停着十几艘龙舟。

  舟首置有一面大鼓,十来个汉子整齐地端坐在船上,静待开始。

  一声铜锣声敲响,比赛正式开始。

  船上的汉子们一同发力,配合着大鼓的响声和口号,龙舟如箭般射出。

  两岸的加油喝彩不绝于耳,傅胭被气氛所染,也紧张地关注着焦灼的赛况……

  等赛事结束,人群渐渐散开,傅胭仍和萧烈萧简讨论着方才那场赛事表现。

  萧烈看着她鲜活激动的模样,也放松微笑着回应她。

  等他们重新回到李记布庄,李婷早在铺子里等着了。

  将他们三人都迎进后院客厅,李婷激动地拉着傅胭的手:“阿胭妹妹,你可真是我的福星了。”

  傅胭:?

  发生了什么?

  看她一头雾水,李婷笑着解释:“你不知道,我那小闺女简直是我的克星。她挑食偏又嗜甜,最近身子不好嘴更挑。往日里的点心她总说不对味,非闹腾着连正经饭食都不肯好好吃了。”

  李婷虚抹了把泪:“急得我跟她爹、哥哥也是焦头烂额。”

  李婷老来得女,家里将这闺女宠上了天。

  “她下午随我过来铺子里玩,尝过了你送的糕点,喜欢的不得了哩。不知……”

  傅胭带来的糕点不是太多,每种五个,刚刚大伙儿分别尝了尝就没了。

  闺女不依还想要,她便只能厚着脸皮再求求傅胭了。

  “能得大家喜欢我的手艺是我的荣幸。我明日让我夫君再送些过来就是。”

  傅胭笑笑,她的手艺她有自信是不错的,但那小姑娘喜欢估摸着也有着原本的糕点常年吃,吃腻了的意思。

  看傅胭如此大方,李婷松了口气,连忙表态:“哪能再劳烦你们亲自送过来,我派人去取就是了。”

  “这些糕点就是阿胭日后要做的食铺吗?”想到傅胭上回说过要开食铺,李婷试探着问道。

  傅胭红唇扬起,浅笑着点点头,正好提提那推荐给汪大公子的事:“是呢,婷姐觉得如何?”

  “美味且新奇,这生意值得一做。等你那铺子开了,我就得做那头一个顾客!”李婷脑中生意经转了一圈,拍手肯定。

  李婷:“不知作价几何呢?”

  傅胭慢慢道:“我的材料都是用的好的,也就比成本稍高些罢了,赚个辛苦钱。”

  她停了停,复又说道:“阿胭这有一事,想托姐姐帮把手。”

  “妹妹直说便是,我能帮到的绝不推辞。”

  “汪大公子月底会来铺子里亲自验看屏风吧?”

  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怎么又提到汪大公子?李婷疑惑。

  “那日招待汪大公子的吃食点心,不知可否由阿胭提供呢?”傅胭说明她的意图。

  李婷也是个人精,闻弦知雅意。

  这是想借机将这糕点推荐给汪大公子,再由汪大公子之手献给寿宴上的老夫人,由此闻名于这石州城啊。

  只是借她这地一用,能否入汪大公子的眼,还得看傅胭的本事。举手之劳,有何不可。

  李婷回味起刚刚尝过的糕点,更觉得她成功几率颇大。

  “妹妹放心,那日你一同来就是了。还要辛苦妹妹准备这些招待茶点呢。”

  二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