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六十二章 魔怔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二章 魔怔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崔杏花今儿也去了祠堂,听过村长说的事后就不以为意地回来了。

  猪肉和那些奖励的米面油盐布,她当然也想要了,但她可舍不得儿子大宝去冒险。

  崔杏花嗤笑:“说的比唱的好听!谁不知道,那上山就是拿命去搏,谁知道回来会不会缺胳膊短腿的哦。”

  她又转身对萧强叮嘱道:“你可是我们家的当家的,你要是有啥事,那让我们娘仨以后可怎么活啊。再说你也上岁数了,村里的人肯定能凑够,你就别去凑热闹了吧。”

  萧强背着手走进了院子,绷着脸仿佛正为此事思索犯愁,听到崔杏花如此说,他立马顺着台阶下了:“知道了,我不去了就是,你烦不烦!”

  既是不报名不参与,那村里这事也就与他们无关了,崔杏花一家人便照常吃吃喝喝。

  萧烈回村子后先接了萧简下山,在家吃过了晚饭方才去村长家里询问明日一同上山的人选。

  村长将今日来报名的人都一一和萧烈介绍清楚。

  有孙长的两个儿子、孙屠户和他大儿子……一个个都是挑的村子正值壮年的汉子和大小伙。

  “已经和大家都说好了,明日吃过早饭,你们就一块儿去吧。安全第一,别硬拼啊!”村长心里其实也放不下,不厌其烦地嘱咐着他。

  萧烈能理解他,便也坐着认认真真地听着。

  张婶出来看天儿不早了,老头子还抓着萧烈和儿子絮絮叨叨,不由打断了他们。

  “行了,你这一箩筐的话都反反复复说了几回了,赶紧让阿烈回去休息,明儿还得早起呢。”

  孙长庚讪讪地闭上嘴,送萧烈出门。

  隔日,大伙儿早早的用过了饭,各自提着家里趁手的工具,到后山脚下汇合。

  “不多说,等着你们带着猎物平安归来!”村长先敬酒。

  众位汉子也端起手里的一小杯盏壮胆黄酒,一饮而尽。

  喝过了酒,众人便跟随着萧烈上了山,在半山腰和孙长明汇合后再进深山。

  前来送行各家汉子的亲人们也怀着担忧忐忑各自回家等待。

  少了十来个人,村子里都仿佛安静了许多,没人有心思闲聊。

  傅胭总觉得时间放慢了,在家里也是神思不属。

  等待着等待着,日头偏西,他们都已去了快一天了。

  眼瞅着天都要黑了,有些焦灼的人家便聚到了村长家里等消息。

  突然,一个一块儿上山的少年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。

  他的衣裳刮坏了,飘着布条,还沾染着星星点点的血迹,眼里却是炯炯有神:“村长!村长!快点……”

  可巧,少年的娘也在村长家里等。

  看到儿子这样子,她吓得魂都要飞了,一把先冲上前抱住儿子,迭声道:“我的儿!我的儿!你哪受伤了,可别吓娘啊!都怪你那死鬼爹,说了不去不去,偏让你去。”

  说着说着,她把自己给吓坏了,抱着儿子就嚎啕起来。

  周围的妇人见到这情况,也急了,上前围住他。

  “阿平啊,你看到你三叔了么?他咋样了?”

  “我儿子!我儿子呢?”



  ……

  少年一脸懵地被这些婶娘嫂子围着询问,他娘还抱着他又哭又摸,一时都插不上话了。

  “行了!都让开,让阿平一个个说!”

  关键时刻,还是村长喝止住了这些婆娘。

  村长发话了,众人便收了声,都紧盯着少年。

  少年这才缓过神儿了,又高兴地报喜:“抓住了,都抓住了!长明叔和阿烈哥领着大伙先绕着圈地抓住了那两头大的,再抓了四头小的。但野猪大又重,我们扛不动,就让我先下山喊人去抗猪呢。”

  孙长庚松了口气,又问道:“可有人受伤?”

  少年摆摆手:“没有没有,我们都分散着和那猪兜圈子磨力气,等把他们消耗的差不多了,才把它们引进了陷阱里,最后再砸死了野猪。”

  “这些办法,就是耗的时间久了些,人都没啥事的。我这身上就是溅了些血点子。”

  “人没事就行,费点时间没事。”孙长庚这才算完全放下心来。

  听到野猪抓到了人还都没事,在场的婶子媳妇们也都兴奋了起来。

  那后面可就是分肉分东西了。

  她们家可都有份儿哩。

  孙长明也高兴地将消息通知了村子里,让村里的青壮们带上自家的绳子扁担一块儿去山上将野猪扛下来。

  这是大好事,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去了不少人,还有些爱看热闹的也跟着上了山。

  崔杏花听到消息,不大高兴地回了院子。

  “哎呦,这回这些人是走了狗屎运了,你没瞧见,那一个个的,跟几百年闻过肉腥的狗似的,都跑去山上了。”

  “黑灯瞎火的,也不怕摔着!”

  这是村里的好事,可和她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那些肉、米、面她是一点好处都沾不到,可不就气死崔杏花了。

  但她也知道,只能在自个家里抱怨,若在村里人面前说了,定会被那凶悍的婆娘怼回来。

  想着分不到的肉和钱,崔杏花嫉妒的眼都红了,不停地谩骂着。

  萧大宝这两日都消沉在家里,此时听到他娘一直骂骂咧咧,还说着萧烈等人马上还有银子分,也是怒火中烧。

  凭什么!

  凭什么他们上趟山就有银子拿?

  而他却因为区区十两银子,被人取笑,连亲都成不了。

  怪谁?要怪谁?

  都是萧烈!是萧烈的错!

  若不是他不肯借银子,他有怎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?!

  萧大宝越想越有理,越想越气氛。

  他猛地站起身,阴沉沉地问崔杏花:“娘,你说村里人大多都上山了?”

  崔杏花骂了半天也累了,这会儿坐了喝了口水,回道:“是啊,跟八辈子没瞧见过热闹似的。”

  萧大宝转身去厨房取了火折子塞到袖子中,又往院门外走去。

  崔杏花站起来问:“大宝,这大晚上的,你也去看热闹啊?别去了,山路不好走!”

  萧大宝没理崔杏花,头也不回地出了院子。

  浓浓的夜色掩盖住他眼底的魔怔和癫狂……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