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六十六章 认怂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六章 认怂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萧强没想到萧大宝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。

  崔杏花回来将他揪起来后,非要他赶紧去把萧大宝放出来。

  崔杏花又害怕又伤心:“当家的你不知道,萧烈那狠毒的小崽子将咱大宝揍得满脸血。现在大宝被关在孙氏祠堂里,伤也没法治,生死不知啊!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咱大宝要是有啥事,我也不活了啊!”

  萧强被她拉扯地头疼,一把推开她。

  崔杏花的力气哪里比得过男人,一屁股摔在地上。

  夫妻二十来年,萧强还是头一回动她。

  崔杏花愣愣地坐在地上,没一会儿,她“嗷”的一嗓子爬起来,就冲着萧强扑过去,不管不顾地撕扯着他的头发、衣服,萧强脸上的糙皮都被她划了几道血痕。

  “萧强!你什么意思,能耐了啊,你居然对我动手了?!儿子你不管,媳妇也敢打,你想怎样?老天爷啊,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啊!”

  萧强憋涨着脸,恼怒地控制住哭嚎撒泼的崔杏花的双手:“行了!都什么时候了,能不能别再胡闹了,想想怎么把大宝弄出来才最要紧。”

  崔杏花停下来,连忙问道:“怎么弄啊,孙氏祠堂不让进。我……我们去求村长吧。”

  说着他就要拉着萧强出门。

  萧强没动,指着漆黑的夜色:“你也不看看都什么时辰了,人家早就歇下了。”

  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说怎么办!”

  “等着吧。”萧强回到大堂的椅子上坐下,烦躁的抽出旱烟抽着。

  本就是他们有错在先,现在再去闹腾不仅没用还得罪人,只能等明天再说了。

  想到还被关着的大宝和这些糟心的事儿,二人一夜未睡,等天色一亮,崔杏花便等不及了,立马找上了门。

  **

  崔杏花一大早就嚎哭着拍门,别说是孙家人,孙家左邻右舍都被惊醒了。

  孙家众人都被吵醒,村长睡得浅,先过来开门:“一大早的,干嘛呢?”

  崔杏花:“村长,求求你快放了我家大宝吧!”

  “他犯了事,得等族老们也一块儿到祠堂共同决断。你过来求我也没用,求我还不如和萧烈家道歉请求原谅。”

  村长敞着门让开来:“进来么?萧烈他们就在我家呢。”

  萧强低垂着头打算走进来。

  崔杏花一把拉住他,对村长讪讪地笑道:“您先忙,我们去祠堂里等着。”

  说完就把萧强拉走了。

  她还抱着侥幸心理,打算和萧大宝串通好死活不承认呢。

  孙长庚看着这俩夫妻走远,皱着眉叹了口气。无药可救了!

  听到院门处的动静,萧烈和傅胭都坐了起来。

  萧烈:“我先去看看,你再躺会儿,昨晚那么晚才睡下。”

  傅胭摇摇头:“不了,把事情早了早好,家里也还等着收拾呢。”

  在孙家匆匆吃完了早饭,傅胭将萧简托付在孙家给王二嫂子照顾,就不把小孩子带去了。随后众人跟着村长一同前往祠堂。

  祠堂里外已聚集了不少人。

  崔杏花正在祠堂里围着崔氏的族老们转悠,想替萧大宝求情。可萧大宝行为恶劣,又有这么多人盯着,族老们便只低垂着眼帘,老神在在地各自坐在椅子上,不搭理她。

  “村长和萧烈来啦。”有人喊道并给他们一行人让开道儿。

  村长走进来,站在祠堂中央,萧烈和傅胭依次站在他的左侧,族老们则分散端坐两边。

  孙长庚:“将萧大宝带过来吧。”

  族中的汉子便将人架了过来,松开手,萧大宝软倒在地。

  这一夜又冷又疼,萧大宝脸上的伤已变得青肿不堪。他人是清醒过来了,却没什么力气,暗恨自己怎么就想不开要去放火,还被人发现了。

  崔杏花看着儿子的那张脸可心疼坏了,冲上去捧着他哭道:“我的儿子呦,你咋这样了?咋就能这么心狠把人打成这样哩!”

  此时她还不忘上眼药。

  外面围观的人群里有看不过去的嫂子喊道:“那你儿子还能狠心放火烧房哩!”

  “说事就说事,别嚎了,萧强把你婆娘拉到边儿去。”

  自进了这祠堂,萧强就觉得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,他默默走过来,硬拉着崔杏花站到了一边。

  “我问你,放火烧萧烈家的事你认不认?”村长威严地质问萧大宝。

  萧大宝趴在地上没动弹,也没吭声。

  他当然不想承认,可这么多人都看见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撒谎反驳。

  看儿子没说话,崔杏花张口道:“村长,你可别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给人定罪了,你们说是我家大宝放的火有什么证据呢?我还能说是傅胭那小贱人勾引我家大宝,谁知道倒霉遇上了大火,还白挨了顿打!”

 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,人群里都笑出了声,族老们皱着眉摇了摇头。

  萧强拉了拉她让她住口。

  傅胭轻笑道:“我可是亲眼看到了萧大宝放火的。”

  崔杏花:“你说的话不作数,万一你说瞎话哩?”

  “呵,萧家大娘别急着乱扣帽子,萧大宝不仅放了火,还进我们东屋偷了银子呢。”

  一听他还拿钱了,众人议论开来,朝着萧大宝指指点点。

  萧大宝原本默不吭声的装死,此时被污蔑,他抬起身子朝着傅胭怒道:“你放屁!你们东屋锁上了,我都打不开门怎么偷银子?!”

  话音一落,满室寂静。

  傅胭笑道:“东屋是锁了。”

  可现在是纠结东屋锁没锁的时候么?

  萧大宝说出这话已经是承认偷溜进萧家放火了。

  “我看事情已经很清楚了,萧烈哥你去报官吧。”傅胭可不管那彻底怂了的萧大宝一家,对萧烈说道。

  萧烈也点头:“村长,我先走了。”

  崔杏花扑过来抱住萧烈的腿不让他走:“萧烈啊,可不能报官啊!求求你看在萧家祖宗的面子上饶了大宝一次吧。”

  萧烈冷漠地问她:“那大宝为何不看祖宗的面子,反而要放火烧房烧人?”

  “他一时猪油蒙了心,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计较啊。”

  
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