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撕扯

我的书架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撕扯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萧大宝听他爹这么说,沉默了会儿也不反驳。

  “那爹,搬完这箱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萧强揉揉肩膀:“走吧。你顺路去地里看看。”

  萧大宝放下东西离开,脚步都轻松了些许。

  手里攒了俩钱,萧大宝回想着这些日子的苦累血汗,忍不住到路边的摊子上买了俩大包子。

  扎扎实实的纯肉馅包子咬一口,满嘴流油。

  萧大宝满足地眯了眯眼。

 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。

 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萧大宝便只做半天的工就走了,顺路再打打牙祭。

  即便空闲的时间多了,萧大宝也不想回去对着他娘和媳妇。

  这一日,萧大宝路过一处小巷子。

  这里面的人家安安静静,院门紧闭。

  萧大宝低着头想快速走出去。

  突然,前方飘来少女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萧大宝浑身一震,抬头望去。

  右前方的一处院子,院门半开,一个袅娜的姑娘香帕半掩、杏眸含笑。

  萧大宝被她的笑靥吸引,糊里糊涂的就跟着她进去了。

  ……

  萧大宝衣衫不整地搂着小娘子躺在香闺里。

  小娘子凑在他的耳边娇声诉苦。

  最后萧大宝就将身上带的所有银钱都给了小娘子。估摸着也快有半两了。

  小娘子破涕而笑。

  萧大宝晕晕乎乎地被自称是小娘子娘亲的婆子笑眯眯地送出院子。

  一路走回家,萧大宝也反应过来了。

  这里就是大家私下笑谈里的暗娼了。

  可想想那小娘子的软玉温香,萧大宝心头火热。

  初到家是时,面对崔杏花和徐氏,崔大宝还有些不自在。

  然而家里的女人仍围着他团团转,不曾察觉一丝异样。萧大宝就把心放进肚子里了,坦然地吃吃睡睡。

  此后,攒点银子,萧大宝就来找小娘子玩耍。

  他觉得自遇到这朵解语花后的日子,是他十余年来最轻松最快乐的时候了。

  徐氏渐渐地感受到萧大宝又有些恢复了往日里的冷淡。

  可她也只是以为是他平日里太累了,还贴心地多给了萧大宝一些嫁妆银子,让他多吃点给自己补补,萧家也时不时地多吃顿好肉。

  一时间,萧强家里分外和谐。

  **

  吴叔调查一番,知晓了自家小姐和表少爷们这些年在萧家大房手里受的气。

  自也是十分气恼。

  不说他这个听的人气愤,便是让老爷知晓了这些事也定不会轻饶。

  但他们府里戒律分明。

  无故害人性命落人把柄的蠢事,他们是不会犯下的。

  因而查出了萧大宝的风流韵事后,吴叔便让人处理了。

  办事的先找到了那处小院子,对小娘子提出愿意帮她赎身,唯一的要求就是去找萧大宝家大闹一通,让他们身败名裂,过得不安生。

  当然主要的意思是这个,至于具体小娘子要怎么做,他们不参与,最后的结果让人满意就行了。

  小娘子明白这萧大宝是得罪大人物了,反正她也不在意萧大宝。有人愿意帮她赎身,还答应事成后给她新身份送她去过全新的日子,她求之不得呢!

  这样肮脏的日子又哪是她愿意过的。

  赶巧她身子不爽利,查出来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。

  若是以往,娘定是要让她流掉修养半个月就得继续接活了。

  可大夫说过,再损害身子,怕是以后也无子女缘分。

  她不愿意。

  这世间,男人是靠不住的!

  这个孩子,她要留下!

  因而那人找上来时,她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。

  钱给了不少,小娘子的娘笑呵呵地放了这棵摇钱树。

  毕竟那人看着也不好惹。

  她要是有本事,也不会缩在这处小地方了。

  清明后没两日,小娘子让娘和雇的几个大汉浩浩荡荡地将她送来了萧大宝家。

  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进了安平村,村里人都好奇地注视着她们。

  小娘子一点都不退缩。

  那人可是说了,要闹得越大越好呢。

  雇来的小轿子停放在萧大宝家门口。

  “萧大宝呢?快出来接你媳妇儿子!”那假娘用力拍着萧家的大门,嘹亮的嗓子喊起。

  “好家伙!”

  “我记得萧大宝新娶的媳妇是徐氏吧。”

  “这外面的是媳妇,家里的是啥?”

  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,都争相瞅着那坐在轿子里的小娘子。

  “哪来的娼妇敢来我家放肆!”崔杏花骂骂咧咧地打开门出来。

  她是不喜徐氏这个儿媳妇,可人都娶回来了,哪能让外人污了他儿子的名声。

  本来萧大宝的名声就不好了。

  崔杏花看着外面这群人皱着眉问道:“你们是谁?哪来的回哪去。”

  婆子挤成朵菊花似的老脸凑上前,一把握住了崔杏花的手:“亲家母!我家阿蕊的身子都有了,可不能再把她放在外头了啊,萧家的孩子可不能没有名分不是?!”

  崔杏花茫然地看着她开开合合地嘴:“什么孩子?”

  “大宝的孩子啊!”

  阿蕊走出来,即便肚子还未显怀,她也一手虚扶着,让众人都清楚她孕妇的身份。

  “娘。”阿蕊软软地给崔杏花行了一礼。

  众人瞧着这样貌娇俏的小娘子,不由谈论得更起兴了。

  有婆子捂住自家男人的眼睛:“再看?还看!挖了你的眼睛!”

  “不是,媳妇儿我瞧热闹呢。”

  崔杏花还茫然着,院子里听到声的徐氏快步冲出来。

  “打死你个小贱人!居然敢作妖到我男人身上了。”徐氏样貌平平,田地乡里长大,力气比阿蕊大的多。她揪着阿蕊的头发一通撕扯抓挠。

  阿蕊不是她的对手,又要护着肚子,哀痛连连。

  她娘和崔杏花也赶忙上去想拉开两人。

  因着先前嚎了一嗓子有孩子,崔杏花下意识地多护着些阿蕊。

  一时间萧家院前好一通吵闹哀嚎。

  “够了!”

  下工回来的萧大宝远远看见,怒吼一声。

  他快步跑来,推开缠在一团的女人,一把将阿蕊护在身后。

  “大宝哥!我的孩子。”都不用作假,阿蕊被徐氏扯痛头皮,泪水涟涟。

  萧大宝心疼地抱住她,轻声安慰:“我在呢,谁都不能伤到你。”

  他觉得自己此刻男人感十足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