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讨价还价

我的书架

第一百四十二章 讨价还价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石洋坐在一边,默默地观察着师父和胡掌柜寒暄。

  有来有往地笑谈了一会儿,胡掌柜渐入正题:“这合作的事,萧老板和傅老板考虑的如何了?”

  萧烈沉稳地说出定好的计划:“我们铺子人手不多,且做糕点是个精细活,若是合作的话每日只能每种糕点多出一百个。”

  胡掌柜转转眼珠子:“就不能再多些了?你们也看到了,我们客云来每日里多少客人呀,这一百个糕点怕是不够分。”

  萧烈摇摇头:“胡掌柜,我们是抱着诚心来与您谈合作的,这便是我们最多能出的数了。”

  “不能再多些?”

  萧烈摇摇头。

  胡掌柜想了想,能有就不错了,大不了到时候一盘子里就摆上三四个!

  “哎,那是没办法了,先就这些吧。若有多的,你们只管送来,我们客云来吃得下!”胡掌柜接着问道:“这每种糕点的价钱是?”

  萧烈:“与我们铺子里卖的价钱相当。”

  胡掌柜微微皱着眉头:“这……我们拿了货也是要卖的。”他想想压压价。

  萧烈不松口。他们家对这次合作看得淡,能谈成就合作,不行也没事。

  多做的糕点放铺子里也能自家卖完。

  二人聊了两句,谁也没后退。

  傅胭笑着补充道:“胡掌柜,这糕点日后在你们酒楼卖多少价钱,我们不管。”

  物以稀为贵,胡掌柜也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况且,今儿还是他求着萧家呢,他能相谈的条件少之又少。

  毕竟萧家可以选择与他们客云来合作,自然也能选择与第一鲜合作。

  胡掌柜以退为进,仿若无可奈何地道:“成,这也听你们的。但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们福气甜品只能给我们客云来大批量供货。”

  傅胭似笑非笑:“胡掌柜,若一直只能给客云来供货,怕是不妥吧?!”

  胡掌柜想借此凸显自家酒楼,自然希望能独家用着福气甜品的糕点。

  但他也怕惹急了萧家,人转身不合作了。

  胡掌柜殷勤地笑道:“是太久了哈,那要不十年吧。十年内只给我们一家供货。”有个十年积累,相信他们客云来一定可以立稳第一酒楼的名声。

  傅胭垂眸喝着茶。

  萧烈冷静摇头:“太多了。”

  胡掌柜急得微微出汗,他试探着比出五根手指头:“那要不五年?可不能再少了!”

  萧烈似沉吟了一会儿,方才开口说出已提前商议好的时间:“两年。”

  未来的变数太多,傅胭只能答应留出两年的时间。

  “两年?不行不行,这实在是太少了。”

  两年的时间,他可没把握能稳赢第一鲜。

  “四年?!”

  “两年。”

  ……

  “萧老板,要不这样,咱们各退一步,就三年吧?”

  “两年。”

  “哎呀,两年真的太少了,你说你这……成成成,先这样吧。”胡掌柜劝得口干舌燥,萧烈油盐不进。

  定好合作事宜,双方当场定契。

  胡掌柜将契约仔细收拢好放入怀中,感慨道:“萧老板傅老板,你们可真是精明啊!”

  萧烈放缓了神色,微微笑着应道:“胡掌柜也不逞多让。”

  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

  对于这整场商谈,石洋坐在一边若有所思。

  说好了事,胡掌柜又热情地留下他们一块儿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,客云来的各类招牌菜式应有尽有。

  如此,萧烈先跑定好另需的食材。没几日,家里就比先前忙了几分。

  投桃报李,福气甜品里每日的糕点售罄时,他们也会和客人们顺带提一嘴,说明客云来酒楼每日也有少量他们出的糕点。

  客人们兴致勃勃地冲了过去,却发现客云来里卖得要比福气甜品铺子里翻了几番。

  众人砸了咂舌,看看自己的荷包,终还是走了,想着明日早点去铺子里买就是了。

  不缺钱的人家倒是想买,可一问,小伙计连连打招呼道歉,说是已经售空。

  得,真是捧着钱想买都买不到。

  看到如此盛况,胡掌柜笑得抚着自己的长须时都激动地拽掉了几根,他也毫不在意,左思右想后索性每日留出少部分,用来赠送给预定了最高规格菜式的客人们。

  一时间,客云来的生意竟真的隐隐超了第一鲜等酒楼。

  按照这架势,说不得两年的功夫还真能成功哩。胡掌柜志得意满,万分庆幸自己先下手为强。

  可惜他这儿高兴,别的酒楼探听到其中原委就不开心了,暗暗唾骂胡掌柜鸡贼。

  萧家背后好似有人护着,他们动不了,只能老老实实地提着礼上门寻求合作。

  傅胭答应过客云来,其他的酒楼自然便委婉拒绝了。

  胡掌柜听说那些同行上了萧家的门,虽说他们有契约在,但他仍是急急忙忙地也另备了一份礼送去萧家。

  傅胭好笑:“胡掌柜客气了。我们萧家答应过的事自是不会反悔的。”

  胡掌柜擦擦汗,笑得更为殷勤:“嗨,您们的人品我老胡自是信得过的。我这回来,主要是谢谢你们福气甜品给咱客云来带来了更多的客人哩。”

  傅胭笑笑,也不拆穿他。

  合作是双赢的事,借着客云来宣传开名声,且有他们的高价对比着,福气甜品的生意也更好了几分。

  不仅是本地的老顾客,从酒楼里问询到的过路客商们也找了过来。

  还有想将他们的糕点带去其他地方售卖的,可惜傅胭没同意。

  她开铺子的初衷就是赚钱让家里过得更好。

  若是为了赚钱,家里人反而累得半死,得不偿失。且家里的人现在刚刚好,她暂时也不想扩大人手。

  人多心杂,养糯糯不快乐不费神么!

  **

  五月末,云京来的一个小厮敲响了萧家的门。

  这还是老熟人,叶安。

  萧烈将人领进来。

  叶安恭敬地行礼后将怀里的信筒打开,取出里面厚厚的信件递给萧烈:“表少爷,这是老爷派我送来的信件。”

  萧烈接过,瞧叶安风尘仆仆地疲惫样儿,他开口道:“无需多礼,你一路辛苦,我让石洋带你去吃饭休息吧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