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家娇福妻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行

我的书架

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行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傅胭停下脚步。

  马车边站着五六个壮汉,个个遒劲有力,面生得紧。

  傅胭正打量观察着,后院木门再次打开。

  萧烈送叶安出来:“那我不留你们了,两日后咱们就启程。”

  “听表少爷吩咐。”叶安行过礼,一抬眸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傅胭,“表少夫人。”

  傅胭走近:“叶安来了?”

  “是,老爷派我过来护送你们入京。”

  傅胭看看他又看看萧烈。

  萧烈对傅胭解释道:“叶安带着人住在客栈里,等我们收拾好两日后出发。”

  其实没什么要收拾的,家里早已准备了起来。

  萧烈傅胭以及石婆婆三人的东西还比不上糯糯一人的多。

  他们大人的衣裳不过带了秋冬各两套,倒时候若是不够直接买新衣便可。糯糯不行,小孩子皮肤娇嫩,家里自己做的衣裳料子舒服且反复揉洗过,不会磨伤皮肤。

  除了衣裳,还有糯糯惯爱玩的布偶等物。

  萧简的衣饰书籍也不少。

  私塾里由萧烈带着礼品前去和夫子说明情况,请了个长假。

  萧烈还抽出空,与傅胭一块儿回了趟村里,拜别了村长家和师父孙长明。

  两日的时间眨眼而过。

  夜里,傅胭再次清点了一遍要带的东西。

  萧烈抱着糯糯跟在她的身后:“阿胭,银票真放我这儿啊?”

  傅胭拿着手里记录的清单一一核对着,头也不抬地回道:“放你那,你贴身收好了。”

  萧烈疑惑地问道:“为何你不一块儿收起来?”

  傅胭直起腰转向萧烈,露出一抹笑容:“那我告诉你一句话,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”

  傅胭将三张百两银票藏到糯糯的一件小衣裳里再,再将衣服叠放好与一堆衣裳收拾进包袱中。如法炮制,另三张藏到了一个布偶的内芯里再缝合好。

  傅胭:“你那的三百两,两张贴身放着,一张放荷包里。路上有什么事也能应应急。”

  傅胭这一系列动作让萧烈明白了过来。她这是想防患于未然。

  “我晓得了。”萧烈认真地点点头,“天儿不早了,明天还得赶路,咱们快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傅胭最后看了一眼清单,确定所有要准备的东西都没有遗漏,这才垂着腰站起来:“走走走,我好了。”

  穷家富路。此次出门,傅胭带了两千两银票,还有三十多两零零碎碎的小银块、小铜板。给萧烈身上放了三百两,石婆婆身上放三百两,自己身上再备了三百两和零碎银子。其他的银票都各自藏在了行礼和一个带锁的小匣子里。

 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,萧家表面低调,除了买了石家一家子,不曾再添人口。

  众人看到萧家的甜品铺子人流如潮,想也是挣了不少银钱。可因着铺子每日都限购,只售卖上午几个时辰,想来也不会太夸张吧。

  然而,除了铺子里源源不断的流水,傅胭还有李记的分红,绣活的银钱,卖火锅方子的五百两,萧烈打猎林林总总也有近百两等等。扣除一家子的花销,傅胭和萧烈竟然悄无声影地攒下了三千余两。

  从石州城去往云京,路上其实还算太平,尤其前两年朝廷派人剿匪,行人走商便多了。傅胭将银子分发放在众人手里,这样既能避免意外,且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每个人手里有钱也不慌。

  第二日,叶安再次领着人和马车来到了萧家的后院门处。

  勇毅公府派过来的三辆马车都是府里顶好的。外面的装饰都被特意卸下了,显得十分朴素,内里却藏着乾坤,舒适又宽敞。

  而叶安带来的六个人都是挑的府里身手矫健的护卫。不但如此,到时候他们还会与一路运送茶叶的商队一块儿上京。

  大书房内,傅胭将石洋叫进来,取出了三百两给他。

  傅胭:“这些银票你放好,铺子里每日所需的食材阿烈哥都提前说好了,就按原先的价格每月结清。若是有什么问题,阿烈哥也带你去拜会这些商家,你都记下了吧?”

  石洋正色道:“师父,我都记住了。有什么事我会上门商谈的。”

  “行,李记布庄,汪大公子还有村长和师父那,我们都提前打过招呼了。你若有事也别自己扛着,可以找他们相商。”

  石洋再次点点头,牢记住师父的话。

  “铺子里每日赚的银钱你也可以先用着周转,记好账目就行。”说清了事,傅胭起身拍拍石洋的肩膀。

  一晃眼的功夫,石洋都比她高了一个头了。

  “行了,我也没别的事可以嘱托的了,你就按照原先的样子做就成。照顾好自己和阿满啊!”

  石洋好容易适应了新的家,他也舍不得大家离开。可铺子里离不开人,他得替师父好好守着!

  石洋憋着眼里的热意,郑重地承诺:“师父你放心过去,家里我给您看着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二人走出书房,萧烈已经和叶安、石婆婆将他们的行礼搬到了第一辆马车上。

  第二辆马车坐傅胭、石婆婆和萧简,叶安和萧烈坐在外面驾驶马车;第三辆马车则是留给护卫们轮流休息的,两人驾车,另两人骑马护卫在两侧,还有两个躺在车里休息,从而确保全天都有人警戒。

  石婆婆抱着糯糯等在马车边,萧简依偎着她。

  萧烈过来对傅胭说道:“东西都收拾好了。”

  傅胭:“我们也说完了,咱们走吧。”

  石洋和石满将他们送到院外。

  石婆婆临上车前忍不住再次对石满叮嘱道:“阿满,你要听你哥的话啊!别调皮别乱跑。”

  石满吸吸鼻子,眼里有星星点点的泪水:“奶你放心,我听哥哥的话!”她好舍不得奶奶和夫人啊……

  石婆婆也眼眶发红,她还没和孩子们分开那么久的时间。

  石婆婆又对大孙子说道:“阿洋你别太纵着你妹,还有……照顾好自己啊!”

  石洋牵住妹妹,让她靠着他:“我都知道的,奶快进去吧。”

  最后看了眼石洋石满,石婆婆进了车厢。

  “驾——”三辆马车缓缓启程。
sitemap